“既济精神”百年之考——武汉汉源既济电力有限公司

2018-09-17 15:52


1.jpg


2.jpg

白文可释为:水往下润,火朝上炎。适度,则水火相资,是为既济。失度,则水火互碍。故应居安思危,防范未然。

笔者以为,宋炜臣以既济为号,应该是取其水火既济之意,从业态上状及公司水电并举,相互依存,审时度势,适度发展。

如果再将“既济水电”这一事件,放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中考据,则不难发现,其微言大义又不仅于此。

其一,1906年之前,汉口地区除几个外国租界有自备电源,并无公共水电事业。入夜无电,以防油灯下的汉口出现火患,便有了纵横交错的消防通道,谓之火路;又因井水苦涩,当地人世代据江取水,每天川流不息,便出现了专门取水的巷道,谓之水巷。这火路水巷之说,见证了当时的汉口,无水无电。

其二,据考,在宋炜臣呈请兴办汉口公共水电业的同时,其实已有众多商家及买办,向政府提出了同样的呈请。但经当年的湖广总督张之洞查实,除宋炜臣一系的出资,均为华股,其他申办者的股权,全为洋资。张之洞为拒洋资染指公共事业,不仅批准了宋炜臣之呈请,还拨官银30万并手书既济二字,以资鼓励。由此证明,宋炜臣的行为,符合当时的国家利益。

其三,还有一个细节,即宋炜臣在向政府的呈请中,曾提出为保证华资利益,汉口地区不得再另设水电公司的请求。此请求获批。这一细节佐证,宋炜臣的忧患意识,其实是民族资本对洋资的警惕。

从以上的梳理中,我们清楚的解读出了既济水电当年所表达的价值取向,应为三层含义:一是立业为公,火电并举,关注民生;

三是警惕外族,居安思危,忧国忧民。

如上所述,笔者认为:“既济水电”最初的经营理念,可表述为水火并举,独立自主,适度发展;而倡导的企业价值观则是立业为公,水火济世,实业报国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生产型资产与经营性资产互济,加快了公司资产经营的有效流动。



传统制塔业务,正在向钢构产品综合供应商转型。

单一产品销售,正在向电器设备成套供应商转型。

商贸租赁业务,正在向物流、商流、信息流一体化平台营运商转型。

既济水火与水韵五元的融汇,终于完成了一次百年守望的集结。

这个集结,就是水到渠成。

阳逻基地产能扩张的冲动,奏响了公司做大做强的前奏曲;

既济商域国际商贸旅游区的构想,定制出一个盘活存量的崭新业态。

轨道交通的攻城略地,抢占了立足本土多元发展的先机。



从水火互济的态势,抵达顺势而变,坚韧而为。

从水火互济的精神,抵达事耀民生,业润社会。

这一刻,一个百年的托付,是一个水在火中沸腾的故事。